聯系電話

0719-8313000

郵箱地址

mail@jmzzsy.com

企業文化

Enterprise Culture

成年人的世界,沒有“容易”二字

[2017-12-19 08:23:41]
成年人的世界,沒有“容易”二字

  01
  昨天看了一則新聞,一位拾荒的老大爺看到河床上有個飲料瓶,便過去撿拾,結果身陷淤泥,十多個小時后才被人發現救出。
  為了撿拾一個飲料瓶,把自己置于那般危險的境地,那一刻,我看到的是一個垂暮老人生活的艱辛與不易。
  猛地想起一句話,成年人的世界,沒有容易二字。
  
  02
  最近我的幾位媽媽黨朋友,都重新出山上班了,小朋友們陸續讀中班甚至大班了,基本上都適應了幼兒園生活,現在出去上班,可以說時機正好。
  軒軒媽也找了一份工作,那是一家信貸公司,早九晚七,單休,軒軒爸的工作也是單休。為了照看孩子,他們兩個人一個周六休,一個周天休,這樣就可以無縫對接了。
  但這也意味著,他們很難在周末一起帶孩子出去玩。一家人真正相處的時間,只有晚上下班后。
  我得知這個情況后,莫名有些心酸。我說不能找個雙休的工作嗎?這樣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  軒軒媽說:我好長時間沒有出來工作了,心里挺沒底的。這份工作是朋友介紹的,先好好做著,熟悉業務后再慢慢想辦法。想把日子過好,必須得克服這些困難。
  一切為了我們這個家。軒軒媽又補充了一句。
  我聽后莫名有些感動,誠然,雖然這樣看起來蠻折騰的,但是夫婦二人齊心協力為這個家,共同帶孩子,共同奮斗,卻又讓我隱隱看到了些希望。
  我們那么努力那么拼,一定意義上是想獲得更好的生活?,F在的不容易,是為了將來的容易。
  這世上很多東西,都是提前標好價碼的,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,不好意思,這世上可能真有,但通常和我們關系不大。你需要金錢,就必須出賣自己的時間,甚至犧牲陪娃的時間。有時候為了得到更多,就不得不先失去一些,多付出一些。
  
  03
  喜歡的一個文友曾給我講過他早年的經歷:當過餐廳服務員、擺過攤、做過銷售,發過傳單,還曾穿著那種毛絨絨的人偶衣服,在大街上又搖又擺的站一天。
  他說厚厚的衣服里,其實早就捂出了一身痱子,可是見了小朋友,還要擺擺手,扭扭身子,和他們互動合影。 
  “一天兩百塊錢,雖然熱得出痱子,拿到錢時,還是開心得不得了?!彼f,“沒辦法,真是太缺錢了,什么來錢多做什么?!?nbsp;
  “還好都過來啦,現在雖然依然沒有多少錢,但至少不像從前那樣缺錢了?!彼χf,一副風清云淡的模樣。曾經的不易,只是優秀的他現在的談資。
  安徽黃山風景區環衛隊伍中的一個特殊工種,攀援在懸崖峭壁上拾撿垃圾。那些被游客丟棄或是被風刮到崖下的礦泉水瓶、餐巾紙等垃圾,必須通過放繩下去才能拾撿干凈。
  當然,相對于其他環衛工人,回報要豐厚的多。
  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,有時候想要多得到,就需要額外去付出。
  這世界有時候就是這么公平得可怕。

  04
  好友西西曾經有一段時間也特別艱難。她五點半下班,到家六點多,而孩子五點接園。為了接孩子,她只好請了個阿姨,每天幫她帶一個小時,三十塊錢。偶爾她需要加班,就必須讓阿姨多看一會兒,她心里總過意不去。
  有一次回到家,她發現孩子頭上有一個大包,阿姨解釋說,孩子跑步的時候,不小心碰了一下。西西知道就算她來看孩子,這種事也可能發生,所以并沒有責怪阿姨,可是卻無比愧對孩子,她和孩子說:“寶寶,對不起,媽媽只能拜托別人接你,媽媽必須努力工作,這樣咱們的生活才會越來越好?!?/span>
  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住在咸陽,卻每天倒公交、坐地鐵去西安上班,單程需要一個半小時左右。很多人聽說后,第一反應也是“太不容易了”,問我在咸陽找份工作不好嗎?
  在咸陽找工作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過咸陽的工資待遇是2500左右,西安是4500左右,路上多花點時間,卻可以得到更豐厚的回報。而那多出來的2000塊錢,對我們的生活很重要。
  那段時間,有時候我到家才半個多小時,孩子就睡了,早上我起床時,他還沒醒。我又何嘗不是對孩子充滿了愧疚?
  生活不是電影,生活比電影更苦。《天堂電影院》里,有這樣一句扎心的話。
  生活比電影更苦,所以才有人在冷風中,背著孩子賣早餐,才有人在孩子發燒的時候,也不能請假去照顧,才有人不得不將孩子丟給父母,踏上外出打拼的征途。
  只不過人生在世,經常身不由己。我們吃那么多苦,是希望它們可以照亮未來的路。
  最怕的是現在太容易,將來不容易。 是的,怕只怕,人之將老依然不容易。

  05
  上周末老秦加班,我和一個做設計的朋友帶孩子去公園玩,看到一位七十多歲的爺爺在給人畫素描。張小又興致勃發,也想要一張。
  可是我沒有帶現金。我如實相告,問能否發紅包。
  爺爺怔了一下,說你等一等,我讓別人幫我收一下。然后他幾乎是小跑著走到附近鬼屋的售票員旁邊,問她能不能幫自己收個紅包。售票員說可以是可以,只是自己身上只有一百塊錢,無法給他錢。
  于是爺爺又走到隔壁打手qiang的攤位前,問能不能幫他收個紅包。那一刻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沒帶現金,同時也覺得這個爺爺太不容易了。
  估計是不想錯過原本就為數不多的生意,他才會如此費盡周折地找人代他收一個紅包吧。
  終于有人幫他收了,那人說:你也弄個微信嘛,這樣會方便很多。爺爺卻嘆口氣說:干不動啦,馬上就不干了,不折騰啦。
  可我又隱隱擔心:真的不干了,以何謀生?能否保證衣食無憂?所謂安享晚年,又談何容易?
  那個做設計的朋友見此情景也無限感慨。為了照顧寶寶,她辭職了,還好設計可以兼職做,她接了很多不入流的小活兒,比方設計路邊派發的小廣告。她說,有時候覺得自己設計的東西都惡心,偏偏客戶還要改了一遍又一遍。她經常想再也不干了。
  看到這個爺爺,突然決定還是要好好做她的兼職設計,“我不想將來這樣辛苦”。
  誰不是一邊喊著老子再也不干了,一邊陪著笑希望“金主”滿意?成年人的世界里,有時候“我”的情緒“我”的意見,在金錢和利益面前,會變得微不足道。

  06
  這世上沒有容易的人生,有無數的人,在默默地負重前行。
  誠然,有時候你拼盡全力,終歸還是與“容易”無緣??墒?,如果現在你就放棄努力,則極有可能永遠“不容易”。 
  現在的不容易,是為了將來的容易。成年人的世界,公平交易,無需抱怨,默默努力就好。
電話:0719-8313000 傳真:0719-8315666 地址:十堰市白浪開發區龍門工業園龍門大道9號
Copyright ? 2008 十堰精密新動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維護制作:汽配人網 - 十堰億脈科技有限公司
網絡經濟主體信息
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猫咪